“我在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纪念馆里,看到高谷堆村的照片了,真为家乡感到骄傲……”8月10日,一通从上海拨回来的电话,才让村里人知道,他们村的照片被张贴在了纪念馆的文化墙上。

  那是一张“三人肩扛玉米,满面笑容地带领村民走在田间地头”的照片,下面标注着:图为在精准扶贫政策指引下,晋城市陵川县夺火乡高谷堆的贫困户2018年全部脱贫。

  走在三人排头者的正是高谷堆村原第一书记侯俊国,在高谷堆村村民看来,这张照片就是他们如今好生活的缩影。

  多年来,由于地理位置偏僻、交通闭塞,再加上种植结构传统单一,高谷堆村集体经济欠债、农民增收无路……那个时候,大家都说“高谷堆的谷堆年年亏”。2017年年底,陵川县组织部精准帮扶、因村派人,由国网陵川县供电公司对口帮扶高谷堆村,让高谷堆村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就是陵川土生土长的,和大家用方言沟通,方便。”毛遂自荐的侯俊国担任了高谷堆村驻村第一书记。从入村第一天起,他就和工作队成员入户走访、了解致贫原因,一段时间的接触,村民们从最初的不信任,到开始找着侯俊国帮他们出主意、想办法。

  “多亏了侯书记,带领我们一起找出路,再也不用过过去的苦日子哩。”在高谷堆村的鸵鸟园里,大大小小70多只鸵鸟正沐浴着阳光,养殖户许松法笑呵呵地说道。

  许松法是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妻子常年患病,早已干不动重体力活,家里的几亩薄田也只够维系日常生活。在侯俊国鼓励下,许松法了解到养殖鸵鸟见效快、收益足,从鸵鸟肉到鸵鸟皮毛、鸵鸟蛋,都能带来可观的收入。

  在侯俊国和工作队的支持下,许松法成立了鸿野鸵鸟养殖合作社,申请到了扶贫小额贷款,在自家承包地上办起了鸵鸟养殖,成为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经过两年探索,鸵鸟养殖逐步成熟,收入大幅提升,许松法的腰包日渐鼓了起来。

  “2019年,我们向省公司申请了32.5万元阳光扶贫项目,帮助建设了鸵鸟孵化室、育雏室等基础设施,扩大了养殖规模。”侯俊国介绍道。如今,许松法的鸵鸟蛋、鸵鸟肉远近闻名,供不应求,平均年收入能达到10余万元。

  “咱们高谷堆小米从种到收,再经过加工包装,‘一条龙’生产线让我们的钱包真正鼓起来了。”远处的谷穗在微风吹拂下摇曳,高谷堆农产品加工厂厂长司国红同样难掩心中的喜悦。

  高谷堆村自古因盛产小米等农作物而得名,但是多年来一直是销路少、价格低,小米收获的季节,就是村民们发愁的时候。

  怎么才能让小米卖出好价格?侯俊国有着自己的打算:他自掏腰包从网上选购了有地域特色的内外包装袋,带领帮扶队员挨家挨户收购优质谷子。还以“高谷堆”首字母、扶贫字样等元素设计了产品商标和包装。“第一批5000多斤优质小米被统一真空包装,不仅外观干净卫生,保存起来也更加方便。”侯俊国说,他在自费购买了一部分让客户品尝的同时,也积极向单位同事和身边亲朋好友推广。

  优良的品质为高谷堆小米积攒下了好口碑,3800公斤小米在短短半个月内销售一空。这次销售足足为贫困户增收两万多元。2019年,国网陵川供电公司又向高谷堆捐赠50万元,建立起农产品加工厂和农产品包装项目,帮助更好地支持产业发展。

  在高谷堆村,漫山遍野的野生连翘也成为村民们致富的另一路径。针对其极高的药用价值,侯俊国他们成功引进一家药材半成品加工厂入驻,面向村民收购后进行加工、外销,还为当地贫困户提供了就业的机会。

  现在的高谷堆村经历了脱胎换骨的蜕变,正在走上美好的幸福路。

  “这几年,咱们加油干,做好农产品线下销售的同时,还要把咱的产品放到网上去卖,把咱高谷堆的品牌做大做强。”

  “不止这些,咱村的鸵鸟养殖、连翘加工越做越好,咱们以后还要搞乡村农家乐,这未来的日子想着都美哩。”

  清风吹拂,蝉鸣阵阵。侯俊国时不时回到村里,和村民们畅聊未来,高谷堆真正变成了“金谷堆”。

  郑璐 赵青云 崔哲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