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付明丽

学员们正在接受婴儿护理培训。王中勋摄(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天镇保姆”项目是人社部和山西省重点打造的劳务品牌,10年间累计培训3万余人,带动两万余人就业。该项目通过规模化的职业培训,帮助当地农村妇女掌握家政服务技能,增加就业机会,促进稳定增收。

  在山西大同市,有个“天镇保姆大学”,提供“培训、持证、就业”一条龙服务,不收一分学费。凡是第一次就业的,交通费和住宿费学校全包。

  “天镇保姆”是人社部和山西省重点打造的劳务品牌。10年里,“天镇保姆”项目累计培训3万余人,带动两万余人就业,创收4亿多元。现在,“天镇保姆”已经成为一支人均年收入5.5万元的队伍。她们的就业区域遍布京津沪等地。

多方发力稳就业 帮扶项目成招牌

  脱贫后,天镇县西马坊村的乔改英又有三件喜事:搬进了县城的新楼房、儿子婚礼在即、拿到了家政服务员中级证书。

  来到乔改英的新家,现代家具一应俱全,地面一尘不染。“以前一家四口挤在租的平房里,现在的生活完全不一样了。”乔改英说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反复跟记者确认能否听懂。她说做家政服务必须得学会普通话,一有时间就对着手机软件练习。

  48岁的乔改英在天镇县做保姆。这几年,她先后在天镇县阳光职业培训学校参加了两次培训,还主动去大同的职业学校学习。乔改英告诉记者,等儿子结完婚,她想去北京再闯几年,“多学点技能心里踏实!”

  乔改英的新家离天镇县阳光职业培训学校不远。教学楼上“天镇保姆大学”几个大字格外显眼。从护工、老年护理到小儿推拿、育婴,36间实操室里陈设着各式设备。从坐姿、站姿、沏茶倒水等礼仪细节,到烹饪、按摩等专业技能,授课老师都一一讲解。

  比乔改英早一步来到北京的杨瑞金已经适应了现在的工作。5年来,她一直在照顾一位90多岁的老人。老人生活不能自理,白天要不停翻身,晚上还要起夜三四次。在她来之前,已经有十几名保姆因为熬不住,没干几天就走了。

  “一开始也想放弃,”杨瑞金告诉记者,“我在学校培训过3次,之前校长帮我找过一份工作,干不下去又回家了。这次出来,我怎么也得先坚持3个月。”

  悉心照料老人3个月后,客户不舍得让杨瑞金走了。为了留住她,每月还给她涨了500元工资。

  “61岁了,每个月还能赚5000多元,我很知足。”杨瑞金很珍惜现在的工作机会,“以前想挣钱,没门路。只要能把日子过好点,我不怕吃苦。”

  凭着专业技能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如今的“天镇保姆”在家政服务市场上口口相传,成为一块金字招牌。

  【专家点评】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天镇保姆”的实践证明,发挥当地的人力资源优势,并将人力资源优势成功转化为市场优势,就能走出一条具有地方特色的致富之路。在此过程中,不仅需要政府的引领,也需要群众的大力支持和配合。各方共同发力,稳定就业、增收致富就不是一件难事。

打通堵点转观念 提升技能帮致富

  为了不惊扰到孩子,杨素芳白天习惯把手机静音。做保姆近9年,杨素芳照顾过一位老人,带大过两个孩子,没跟客户红过脸。说起来,杨素芳觉得很骄傲。

  55岁的杨素芳曾经是天镇县李家寨村贫困户,也是天镇县第一批走出去做保姆的人。

  天镇县,地处山西、内蒙古、河北三地交界,曾经是贫困县。全县有5.4万农村富余劳动力,其中妇女就有2.6万人。天镇距离北京200多公里。2011年,天镇县瞄准北京的市场需求,打算组织当地妇女,培训后到京从事家政服务。

  “政府出资金、给补贴、供场地,学校免费培训,培训后免费介绍工作。第一次就业的,交通、住宿学校全包……”一个月时间里,天镇县阳光职业培训学校校长李春和当地干部到十几个村子入户动员。但是,村民还有顾虑:一是怕上当受骗,二是村里向来没有妇女出去打工,况且还是做保姆。

  每说服一名妇女,都要过几关:妇女自身观念关、丈夫面子关、子女理解关、村干部思想关、村民舆论关。最后只有19人外出务工,“好多人票都买好了,临上火车又不去了。”天镇县阳光职业培训学校副校长富肖艳回忆起当时的情形。